製片禺典 Legen Vita’s Video Production Tips

以本系列根據禺霖 Legen Vita 從2002年投入媒體至今,來自各類型影片包含獨立製作、合作案件等經驗和觀念,紀錄親自說法內容,並非科班專業解釋,亦可能隨時代改變或調整,僅供參考。

觀念篇


如何去判斷一部影片的好壞

多數人在觀看民間製作的影片,往往被特效或專業手法掩飾而忽略重要的內容與其影片在最後輸出與任務的重要性,一個最基本的條件則是判斷這部片帶來的影響來了解內容是否有達到一定的標準。

如何練習拍攝的基本功

填鴨的學習無法讓一個人真得把經驗吸收,而是拿著機器找一個主題不斷地反覆練習拍攝,同一個目標找任何角度拍到不能再拍為止,一來須要先了解你的拍攝目標,熟悉目標適用什麼角度,二來化為經驗之後可以在下一次很快地反應而迅速地就拍攝位置。

配樂是影片的靈魂伴侶

音樂會加強大腦對外界事物的印象,在影片上來說,除了旋律能夠讓觀眾與畫面連結,在觀影的同時,也會強化對當下事件的情緒反應,好的配樂為畫面加分,這兩者是相輔相成,所以任何一樣配合的不好都會造成效果反差。

適合觀看的影片長度

除了場地放映規範以外,人們限定影片長度卻沒考慮到內容的重點,根據剪接手法不同才會造成觀影感覺沉悶或飛速,而不在於長度,內容是否能表達完整才是重要。而錄影階段也常犯的錯誤在於人物談話重點沒有完整截錄,造成剪接人員無法處理。

循序漸進先從模仿開始

照著別人的方法模仿一次他的手法、構圖、技巧、色調,作出基本應有的樣子。讓自己可以很快在拍攝或剪輯上上手,再透過既有的技術去尋找你畫面的意義和創新的手法。

感動只是共鳴的一種

即使影片單純拍爽度的也無所謂,只是過於提倡感動來拍片,而忘記原有的基本要素,從角色、故事到各方面必須讓觀眾達到有所共鳴,才能置身其中、對劇情與人物有所連結和認同,而過度的情緒手法操作讓觀眾感到與現實落差,反而適得其反。

先蕊戲後投入不要死記台詞

拿著劇本對練、認知自身角色與事件狀況,投入其中與對方角色對話,讓戲能夠自然表現。通常類似廣告或具備文案的影片才需要把台詞完整的表現,基本上民間的自拍影片或類戲劇項目只需要把台詞的含義透過自身的演出,自然地表達出來即可。

平時投入環境優化來省下攝影技術花費的工夫

媒體人員需要花費很大的工夫去投入一張畫面與一部影片的構成,多數因為現有的環境條件不足,甚至光拍一個場景,攝影機要閃東閃西的抓角度,人們花太多時間用在怎麼去提升攝影的技術,而非投入在環境的營造上。

追求完美的兩種性格衝突

沒有到位的準備會因各方立場所要求程度的不同,而造成影片品質或成效比預期的低,製作民間業務的影片,通常製作人所看到的對象可發揮的潛力、對象所給的資源,跟要求表現效益等三方面很難有所平衡。當影片結果呈現不理想時,也會遇上要求毫無關係的項目,當成果已經出產了,再多的經費或要求也都改不回來。

觀察與經歷人生成就說故事的能力

導編演剪能夠說出好的故事,在於足夠的人生經歷,讓設定的角色與故事,獲得大眾的共鳴,這些經歷未必需要經過自身的參與,而可透過不斷地觀察,藉由感受與理解再化為創作,讓人感同身受。

新手篇


新手上路拍攝 鏡位的基本敘事

先想好你要做什麼影片再來蒐集影像素材一開始我們可以先從最簡單的方式去拍攝將全景跟其他鏡位分別用在開始和過程之中全景是將人事時地物做全面的概述,再透過其他鏡位去細述如此拍攝就一個敘事的順序與架構,形成一個簡單的短片依此類推,中、近、特寫等鏡頭便是運用在逐漸強調主題與重點上。

順拍順剪 透過口述對應影像構成影片

承上一節介紹鏡位的基本敘事,明白初始的架構後透過現場的觀察、口述的方式如現場擬稿再依序將你所看到的部分拍攝,運用中近景來呈現次要項目的面貌特寫來強調特色或重點,亦可將這口述錄音作為旁白依據拍攝到的影像對應到你口述的部分即可構成簡單的短片,即使抽掉字幕和口述該短片畫面仍有讓人看得懂的簡單敘述

構圖的平衡概念

網路上許多文章描述的構圖技巧是一套可以用在成像前將影像精準對位的公式其基礎概念還是在於畫面的平衡感而公式的原理則是透過幾何線條來描繪影片是如同人處的世界是空間與時間的概念先抓到主視覺本身的美感再透過鏡頭、空間、角度、距離等要素構圖

適合觀看的影片長度

除了場地放映規範以外,人們限定影片長度卻沒考慮到內容的重點,根據剪接手法不同才會造成觀影感覺沉悶或飛速,而不在於長度,內容是否能表達完整才是重要。而錄影階段也常犯的錯誤在於人物談話重點沒有完整截錄,造成剪接人員無法處理。

循序漸進先從模仿開始

照著別人的方法模仿一次他的手法、構圖、技巧、色調,作出基本應有的樣子。讓自己可以很快在拍攝或剪輯上上手,再透過既有的技術去尋找你畫面的意義和創新的手法。

感動只是共鳴的一種

即使影片單純拍爽度的也無所謂,只是過於提倡感動來拍片,而忘記原有的基本要素,從角色、故事到各方面必須讓觀眾達到有所共鳴,才能置身其中、對劇情與人物有所連結和認同,而過度的情緒手法操作讓觀眾感到與現實落差,反而適得其反。

先蕊戲後投入不要死記台詞

拿著劇本對練、認知自身角色與事件狀況,投入其中與對方角色對話,讓戲能夠自然表現。通常類似廣告或具備文案的影片才需要把台詞完整的表現,基本上民間的自拍影片或類戲劇項目只需要把台詞的含義透過自身的演出,自然地表達出來即可。

平時投入環境優化來省下攝影技術花費的工夫

媒體人員需要花費很大的工夫去投入一張畫面與一部影片的構成,多數因為現有的環境條件不足,甚至光拍一個場景,攝影機要閃東閃西的抓角度,人們花太多時間用在怎麼去提升攝影的技術,而非投入在環境的營造上。

追求完美的兩種性格衝突

沒有到位的準備會因各方立場所要求程度的不同,而造成影片品質或成效比預期的低,製作民間業務的影片,通常製作人所看到的對象可發揮的潛力、對象所給的資源,跟要求表現效益等三方面很難有所平衡。當影片結果呈現不理想時,也會遇上要求毫無關係的項目,當成果已經出產了,再多的經費或要求也都改不回來。

觀察與經歷人生成就說故事的能力

導編演剪能夠說出好的故事,在於足夠的人生經歷,讓設定的角色與故事,獲得大眾的共鳴,這些經歷未必需要經過自身的參與,而可透過不斷地觀察,藉由感受與理解再化為創作,讓人感同身受。

範例影片


The Bloosom of City – Petals of Taichung

2015年花都藝術音樂宣傳帶 特別重製

適合觀看的影片長度

除了場地放映規範以外,人們限定影片長度卻沒考慮到內容的重點,根據剪接手法不同才會造成觀影感覺沉悶或飛速,而不在於長度,內容是否能表達完整才是重要。而錄影階段也常犯的錯誤在於人物談話重點沒有完整截錄,造成剪接人員無法處理。

循序漸進先從模仿開始

照著別人的方法模仿一次他的手法、構圖、技巧、色調,作出基本應有的樣子。讓自己可以很快在拍攝或剪輯上上手,再透過既有的技術去尋找你畫面的意義和創新的手法。

感動只是共鳴的一種

即使影片單純拍爽度的也無所謂,只是過於提倡感動來拍片,而忘記原有的基本要素,從角色、故事到各方面必須讓觀眾達到有所共鳴,才能置身其中、對劇情與人物有所連結和認同,而過度的情緒手法操作讓觀眾感到與現實落差,反而適得其反。

先蕊戲後投入不要死記台詞

拿著劇本對練、認知自身角色與事件狀況,投入其中與對方角色對話,讓戲能夠自然表現。通常類似廣告或具備文案的影片才需要把台詞完整的表現,基本上民間的自拍影片或類戲劇項目只需要把台詞的含義透過自身的演出,自然地表達出來即可。

平時投入環境優化來省下攝影技術花費的工夫

媒體人員需要花費很大的工夫去投入一張畫面與一部影片的構成,多數因為現有的環境條件不足,甚至光拍一個場景,攝影機要閃東閃西的抓角度,人們花太多時間用在怎麼去提升攝影的技術,而非投入在環境的營造上。

追求完美的兩種性格衝突

沒有到位的準備會因各方立場所要求程度的不同,而造成影片品質或成效比預期的低,製作民間業務的影片,通常製作人所看到的對象可發揮的潛力、對象所給的資源,跟要求表現效益等三方面很難有所平衡。當影片結果呈現不理想時,也會遇上要求毫無關係的項目,當成果已經出產了,再多的經費或要求也都改不回來。

觀察與經歷人生成就說故事的能力

導編演剪能夠說出好的故事,在於足夠的人生經歷,讓設定的角色與故事,獲得大眾的共鳴,這些經歷未必需要經過自身的參與,而可透過不斷地觀察,藉由感受與理解再化為創作,讓人感同身受。

Advertisement